周笔畅唱“自己的歌” 为什么会遭“消音”?
发布时间:2020-06-26 05 来源: 互联网
原标题:周笔畅唱“自己的歌” 为什么会遭“消音”?

  最近,《向往的生活3》开播,蘑菇屋迎来05超女周笔畅、叶一茜、黄雅莉、纪丹迪(纪敏佳)重聚,吸引了不少观众的怀旧目光。聊天中,当叶一茜提到想听周笔畅唱《最美的期待》,周笔畅答应后,刚唱了第一句“我有一个梦”,节目突然被消音,并弹出字幕:“因词曲作者和原创未同意,歌曲内容无法正常播放”。随后,在网络遭遇粉丝怒怼的版权方,更是充满委屈。

  事件起因

  周笔畅唱歌遭“消音”,粉丝质疑不尊重歌手

  一向佛系的《向往的生活》内容主要是黄磊和何炅身居田园,自给自足制作美食,招待上门来的各色好友。饭后畅聊唱歌也是著名的余兴节目,这次为何会出现“消音”呢?

  这要从2018年,周笔畅唱火了一首《最美的期待》说起。“我拥抱着爱,当从梦中醒来,你执着地等待,却不曾离开。”现在还有许多人看到这句歌词都会情不自禁地唱出来。所以,当天在节目中,叶一茜就“点唱”这首歌。

  节目播出后,周笔畅唱《最美的期待》被消音的事情上了热搜。原来这首歌的原唱虽然是周笔畅,但是版权却不属于她,而是词曲作者南征北战组合。由于节目组和周笔畅没有取得演唱允许,为了不影响节目的播出只能做消音处理。对此,周笔畅的粉丝表示不理解,“大家一直说尊重版权,这当然没毛病,但是人家周笔畅版本没火之前为什么不收回去版权,火了就收,这样的做法难道不应该被唾弃吗?为什么说尊重版权的人这么高尚,却不说尊重一下歌手。”还有人质疑,“周笔畅是原唱,为什么不能唱《最美的期待》,难道陈奕迅每次在演唱会唱《富士山下》,都要付钱给林夕?”本来节目组的做法很尊重版权,但粉丝的质疑却令一件本来合情合理的事情,生出波澜。这首歌的原作者、著作版权持有者,也被粉丝diss为“吃相难看”。

  版权方回应

  音乐是拿来分享的,但请合理分享

  为此,“南征北战”微博发出长文,回应粉丝的不满,详细阐明了这首歌的归属问题。“别人唱红了你们就不让人唱,呸!”“电视里唱一下又怎么了?小气!”“拿着版权狮子大开口,就是碰瓷!”南征北战认为,“音乐的力量不是教你吵架,而是学会担当,尤其当我们的听众都是年轻人时。”

  文中讲到,5年前,南征北战被制片人李少红邀请为电视剧《茧镇奇缘》作曲配乐,创作了主题曲《最美的期待》,并亲自演唱录制交给了片方。但是由于剧情需要,片方更希望由女歌手来演唱这首歌,于是邀请了周笔畅临时试录,当时双方没有签订合约,所以片方也没有给周笔畅付款。而这件事也随着《茧镇奇缘》播出的搁置而搁置。直到2018年,这部险些夭折的电视剧进入网播,而主题曲采用的正是周笔畅版《最美的期待》。

  文中提到,由于剧方没有付费,项目的合作没有成功,周笔畅方面并不选择配合剧方宣传。后来周笔畅的粉丝找到版权持有者南征北战组合,强烈要求将歌曲上线。因为要想听这首歌,只能翻电视剧,非常不便。在南征北战请的音乐发行公司花钱花精力将歌曲上线之后,没想到借着抖音,这首歌成了网红。此后,周笔畅方面来积极谈过版权,但此事“因为非价格因素的客观原因”,最终没有谈成。“我们有权利将自己的作品授权,也有权利不授权,这属于商业细节上的你情我愿。不能因为没有达成共识就被‘完美主义’道德捆绑。”南征北战说,“在没有购买版权及未经我们许可的情况下,周笔畅曾在商演和节目中使用这首歌曲,我们认为是不合适的。不仅是版权问题,还有同样作为音乐创作者之间的基本尊重。因为我们也确实多次表示了她没有任何表演权。”

  但南征北战提到后来的尴尬在于,尽管笔笔团队后来回避了在公开商业演出上演唱此歌,但在各台晚会综艺上表演,令自己忙于与电视台节目组解决此事。这次当湖南卫视《向往的生活》找来协商付费授权,南征北战没有应承。“这本来就应该是创作者和表演者之间可以协商好的版权问题,总不能永远通过第三方隔空交流,从‘作品版权、表演权’转移到电视台使用作品的‘邻接权’付费上为你们买单吧。音乐是拿来分享的,但请合理分享。”对此,周笔畅方面并没有做出回应。

  律师观点

  宣传著作权,公众意识仍需进步

  采访中,江苏紫金山版权律师联盟秘书长、上海市海华永泰(南京)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孙芸律师告诉扬子晚报记者,在这件事情上,粉丝们需要搞清楚一个常识,歌曲版权的归属不是表演者,而是词曲作者。分析此次纠纷,词曲作者应当与剧方有协议约定,约定剧方并不拥有这首歌的版权,而是被词曲作者授权许可在电视剧中使用这首歌。且无论是谁来演唱,也仅仅只能使用在该片之中,而不能使用在其他商业场合,除非得到版权授权。

  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》的规定,著作权可分为人身权和财产权两部分。人身权包括发表权、署名权、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。财产权是指著作权人对作品的使用权和获得报酬权,其中,使用权指以各种方式使用作品的权利,是著作权人的一项主要财产权利,包括复制权、发行权、出租权、展览权、表演权、放映权、广播权、信息网络传播权、摄制权、改编权,翻译权、汇编权和应当由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等,获得报酬权指转让使用权或者许可他人使用而获得报酬的权利。著作权的保护期为50年。

  现实生活中有一种创作型歌手,既是词曲作者也是歌曲演唱者,本身兼具了歌曲版权人以及表演者的双重身份。而这个案例并非如此,这首歌不能被称为周笔畅“自己的歌”,歌曲版权归属词曲作者南征北战,周笔畅如果希望取得歌曲的表演权,就必须得到授权。

  “被骂惨的南征北战是最值得同情的,维权之路并不容易。粉丝认为,南征北战在蹭周笔畅的热度,歌曲都帮你带火了,你为什么还这么小气?其实这个是从商业角度考量,有情可原,但不符合法理。版权权利人拥有自行处分作品的权利。如果大家都用这种反向颠覆的概念来思考问题,那谁还会去创新呢?”孙芸认为,此次电视台处理的方式相对理性,但从公众的反应来看,下意识仍对著作权有所“抗拒”,众口铄金,传统观念会对正常维权的著作权方进行诟病。从我们宣传著作权的角度来说,尽管著作权意识逐渐普及,但从公众普及的目标来看,仍有相当一段路要走。扬子晚报/扬眼记者 张楠